2019-08-18 14:02:4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报道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使命:为自己建设富裕的集体生活,并且是在以色列所谓外围地区的低收入、服务水平低下的城市环境里做到这一点,目标是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特别是通过教育手段。
百度 目前中轴线本体并不完整,作为中轴线南端起点的永定门,北段的地安门已被拆除。

参考消息网8月9日报道 美媒称,以色列城市兴起集体农庄。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8月2日报道,在这座沙漠城市的中心,这个穿着毛边短裤和凉鞋的小伙子按下一栋不起眼的公寓楼的安全密码,跃上三阶楼梯,宣布:“这就是我们的集体农庄。”

把集体农庄建在“开发镇”

以色列标志性的集体农庄是以农业为主的绿色社会主义合作社,帮助开垦了建国前的以色列,并且划定了这个国家的边界。

然而,在这个所谓的“城市集体农庄”,16名成员住在这里的四套公寓里,包括带孩子的成员;另外14名成员住在不远处的另一幢楼里,还有少数人住在附近的公寓里。他们不仅“共享”生活空间,而且分享一些财产,收入归集体所有。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使命:为自己建设富裕的集体生活,并且是在以色列所谓外围地区的低收入、服务水平低下的城市环境里做到这一点,目标是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特别是通过教育手段。

穿毛边短裤的尼尔·萨博2005年帮助创办了这个集体农庄。他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过充满意义的生活,感觉我正在做改变现状的事,而我就是在这里做的。同样重要的是,我带着这些梦想,和朋友们一起去实现。”

报道称,在过去20年里,以色列各地建立了大约220个城市合作社,其中有些采取了集体农庄和共享经济公社的形式,有些采取了个人或家庭的形式,他们经济独立,但生活在同一幢公寓楼或同一个街区里,把自己视作一个整体。

这些合作社区大多位于所谓的“开发镇”,远离以色列中部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这些城镇被视为该国的落后地区,对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明显具有吸引力。但是,越来越多加入这些合作社的人说,他们选择生活在这些街区和城镇,恰恰是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对以色列社会产生最大的影响力。

从教育入手致力改造社会

萨博在特拉维夫郊区的奥诺镇长大,他走过自己所在的集体农庄大楼宽阔的屋顶平台,上面摆满了种着草药和西红柿的盆栽——这也许是对最初的集体农庄运动的起源表达的唯一敬意,该思想不仅植根于集体平等生活,也植根于耕作土地。

报道表示,萨博的集体农庄是“自由以色列”运动的16个农庄之一。“自由以色列”组织的成员毕业于“以色列工作学习青年联盟”,后者创立于1924年,是社会主义导向的大型青年运动。“自由以色列”的工作重点是当地学校的教育,但也包括对高危青年的教育和对成年人的职业培训。

以色列

资料图:约旦河西岸城市希伯伦郊区的一处犹太人定居点(新华社)

吉拉德·佩里是“自由以色列”运动的领导人,本身也是一个教育集体农庄的成员。

佩里说:“今天的集体农庄非常宜居,有漂亮的游泳池和很高的生活水平,棒极了。但是,如果你现在谈到……开拓,那体现在街区、在学校、在于更新对属于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意义的认识。”他说,加入城市集体农庄的人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依恋感——他们的个人生活和作为社会一分子的生活是一体的”。

贝尔谢巴的一幢高层公寓楼里生活着一个17年前建立的社群——“卡玛”。它已经从住在不同公寓的单身青年发展成为15个有孩子的家庭。

这些成年人大多是教育工作者或社会工作者。安息日晚餐是一起吃的,每周都会开会讨论问题并相互通报生活中的最新情况,成员们创建了自己的仪式欢迎社群里出生的孩子和庆祝小学开学,他们都为紧急基金捐款以帮助有需要的成员。他们的公民项目包括创办贝尔谢巴的第一所合作社幼儿园。

训练有素的社会工作者贝拉·亚历山德罗夫说,她八岁从拉脱维亚来到贝尔谢巴的时候,根本不打算生活在这里。她说:“我以为以色列是个从树上往下掉香蕉和椰子的地方,可我来到这里,看到一个有吸毒者和街头垃圾的可怕社区,我想尽办法要离开。”

但她几年前听说了“卡玛”,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分享了安息日的节日餐之后,产生了兴趣,最终加入了这个组织,并且接任了城市合作社体系“国家与城市”的负责人。

对她来说,成为“卡玛”的一员有一种深切的充实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